顾子煜觉得自己大概是命中犯汤。

上次在战场上喝了碗送行汤,那场战役他差点没和敌方将领同归于尽,幸好被自己人从尸体堆中背了出来。

大婚那晚酒喝多了,于是喝了下人送上来的醒酒汤,结果有人来报王妃把新房给烧了。

这次自家王妃来给自己送汤,于是被误会成断袖。

以后王府中就绝了汤的例牌吧。

顾子煜用力推开身上不知是真的没扶好还是故意倒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站起来清了清嗓子:“你怎么来了。这什么汤?”

宁心眼睛仍然在看着那个玄衣男人:“我来给您送汤,什么汤来着?”

刚才刘嬷嬷没说什么汤。

玄衣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闻言凑到红裳手上闻了闻:“老参母鸡汤,大补啊!”

顾子煜脸色一僵:“这位是明郡王。”

大祁朝的王爷有两种,一种是皇室宗族,生而为王;一种靠功勋卓著封为异姓王。

明郡王为前者,乃当今圣上的胞弟,先王最宠爱的老来子。

顾子煜……自然是后者。

虽然王妃对儿女情长没什么记忆,但是对自己这位夫君的记忆还是蛮深刻的,顾子煜,十五岁从军,战功显赫,击退匈奴无数次,击杀敌方大将数十次,二十岁封为异姓王,二十五岁受伤,兵权上交,于府中荣养,偶尔上朝议事。

这位明郡王也在军中厮混,想来两人是在边塞认识的。

宁心理清思路,给明郡王行了礼,然后示意红裳将汤放下:“既然王爷这边有客人,妾身就不打扰了,先行告退。这汤冷了就不好了,请王爷和郡王慢用。”

说完退了出去,顾子煜没有阻拦,倒让宁心松了一口气。

出了书房,又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宁心才觉得安全——那个书房所在的青竹院,真是说不出的压抑。

“红裳,咱们回去吧。”

红裳犹豫了一下:“娘娘,刘嬷嬷的意思……”

她知道刘嬷嬷在打什么主意:“王爷这不是有客人嘛。”

宁心打着哈哈:“有什么事有我呢。”

红裳也就不再多话。

天色此时已黑透了,路边的灯笼亮度有限,红裳懊恼:“出来的急,忘记带上灯笼,奴婢该死。”

宁心笑了:“没事儿,这样有朦胧美。别老说该死,不吉利。”

红裳赧然:“奴婢失言了,娘娘恕罪。”

红裳性格拘谨,哪怕在面对了十几年的主子面前也颇为放不开,宁心知道她的性子,也不再多说什么。

她有些分不清楚方向,红裳对书房附近的路也不大熟悉,两人绕了半盏茶的时间竟然又回到了原地。

更奇怪的是这半天竟然一个人都没遇到,虽然这会儿已经晚了,但也不到睡觉的时候,人都去哪里了?

又走了半盏茶的时间,红裳忽然抖了一下:“娘娘你看,这里的帕子,是不是咱们方才丢下的?”

绕了一圈让宁心有些警惕,于是她提议丢个帕子作为标记,谁知果真又遇到了。

“别怕。”宁心弯腰把帕子拾起来,”许是天黑咱们看不清楚,接下来小心着些。“

刚入秋,叶子已经开始掉落,踩在脚下窸窸窣窣的。

红裳扯了宁心一把:“娘娘,咱们老是转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您在原地等着,奴婢去找找人,然后拿着灯笼来接您。”

宁心摇了摇头:“天色晚了,这会儿又没什么人,我们两个一起还有个照应,落单的话出了什么事就糟了。”

走着走着忽然路边有个黑影扑了过来,宁心一时惊吓往后退了几步,却见红裳比对方还快,立刻挡在自己的身前。

那影子犹豫了一下停住了,没等她们走近又跑了起来,这次还一把抓住了红裳的手腕。

宁心如何能放任红裳自己被掳走,见状立刻追了上去,那黑影扯着红裳在前,也不说跑得很急——恰好是宁心能追上的距离。

跟了一会儿宁心觉得事情不对,这似乎不是要作恶,反而是要把自己往什么地方引去似的,于是站住脚步不往前走了。

那人见宁心停下果然也慢了下来,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宁心跟上,自己急了:“你再不过来,我就把这个丫头抓走了!”

刚才就觉得这身影很瘦小,这会儿听声音,宁心能确定这是个女性。

自己这边两个人,对付一个女人应该不成问题。

“娘娘您先走,不要管奴婢!”红裳见宁心迟疑,紧张道。

宁心暗想王妃为人虽然跋扈,但这些下人倒是忠心,宁心自然不会放下红裳不管,她也有自己的考虑,今晚的事情是有些诡异,但是这里是荣王府,一般的宵小闯不进来,武功高强的人对付她一个女人做什么。

除非,这人是内贼,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她倒是对这个目的很感兴趣,那些小说电视剧里,这样的情况不都是发现点什么的契机吗?若是能趁机反穿越也是极好的呀!

那边黑色人影不知用什么扎了一下红裳,红裳吃痛闷哼一声,然后身体就软了下去。

宁心这下着急了:“你对她做了什么!“

那人没有回答的意思,四处看了看,似乎在确定什么,然后丢下红裳跑了。

宁心想追,但看了看昏迷过去的红裳,还是选择留下照顾她。

蹲下探了探红裳的鼻息,又伸手给她把脉,确认她没什么大碍,这才放心下来,将她扶到一旁的平地上,然后蹲在旁边等人来。

乌漆墨黑的,莫说有没有力气,宁心也怕自己找不到路。

“有人吗?”

宁心尝试呼救,但这荣王府十分辽阔,被听到的概率不是很大。

她有些懊恼刚才没有提出让顾子煜送自己一送,原也是觉得自家宅院有什么问题,谁知道家贼难防。

叫了几声没人应,宁心站起来打算四处看看,漆黑中一抓,却抓到了个奇怪的东西。

摸起来有种金属的质地,像是黄铜,再摸一摸,是黄铜质地的门栓。

刚才一路走过来没看到有别的院子,这里住的是谁?

宁心凑近一些摸索着门栓,一股混杂着青苔味的陈腐之气弥漫开来,扒开树枝,便看到一只硕大的铜锁。

锁住了?

但里面分明有星星火光,仔细闻一下,还能闻到檀香的味道。

这里是什么,佛堂?

“你在干什么?”

男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同时天上一道惊雷劈下,电闪雷鸣,暴雨忽至。

2017-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