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希慕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唇上刺痛,霍驰州浓烈的男子气息,已经他灼热的喘息似乎要把她烫伤。

柯希慕避开他的亲吻,双手用力捧着他的脸,惹得他不高兴的把人抱得更紧,大狼狗一样在身上蹭啊蹭。

漆黑如墨的眼眸,此时火光汹涌,蓬勃而出的渴望,看的柯希慕心脏抖了抖,她勉强稳住心神,找到自己的声音“霍驰州,你若是继续下去,会后悔的。”

“给我......”。

“我送你去医院如何,我的车就在外面。”柯希慕残留的那点良心,让她做不到趁人之危。

“不去医院,给我,给我......”霍驰州已经失去耐心,身体的反应,一波接着一波,一波比一波更加厉害。

柯希慕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一边躲避一边问“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柯希慕,不是那个……”

霍驰州亲吻她的动作没停,嘟囔一句“柯希慕......”

柯希慕睫毛颤了颤,挣扎的眼眸中,因为他准确的叫出自己的名字,而闪过一抹微妙的亮光,她推搡的双手变成了拥抱。

柯希慕垫着脚尖,在他耳边低语“没错,是我,柯希慕,霍驰州,你要记住,今晚睡了你的人是柯希慕!!!”

滴的一声,套房的门被打开,柯希慕寸步难行,她的裙子快被霍驰州撕烂,露出大片春光。

柔软的床下沉,两人倒在床上。

几次失控之际,柯希慕在他耳边,一边一边的重复“记住,上你的是柯希慕,叫我希慕......”

“希慕,希慕,希慕宝贝儿......”

这一场缠绵,两人都精疲力尽。

柯希慕醒来的时候,瞥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半。

咔嚓一声,她拿着手机,和床上的人来了个自拍,亲密暧昧的姿势,引人遐想。

离开时,柯希慕拿出身上所有的现金,压在床头柜上,还有一张纸条,想必霍先生见了会记忆深刻。

她既然已经选择趁人之危,就该表现得更加无耻一点。

这条金大腿,她抱定了。

柯希慕回家睡了不知道多久,她被门铃吵醒,发现才九点钟而已,柯希慕瞧着是一位快递小哥,皱了皱眉“我最近没下单,也没购物啊?”

“柯希慕小姐对吧,有你的快递,请查收。”快递小哥拿出一个鞋盒大大小的盒子。

柯希慕瞧着是自己的地址,物品栏写着首饰,她眨了眨眼,还没想起来什么时候买了首饰,在快递小哥眼神微妙的打量下,意识到自己穿着吊带睡裙。

轻薄的睡裙根本遮挡不了霍驰州留下的暧昧痕迹,匆匆的签字关门,免得被快递小哥多看了去。

柯希慕随手把盒子丢在茶几上,拿着水果刀拆开看看,是什么首饰。

一层一层的盒子打开,最后是个巴掌大的盒子,丝绒盒子有些眼熟,柯希慕还以为是她送出去的戒指。

等她打开红色丝绒盒子一看里面的鸽子蛋钻石,内圈上刻着两人名字的缩写:JHC&GLS.

嘴角扯了扯,眼中闪过一抹嘲讽的笑,这么快就查到她头上来了。

他们这是要反击了吗?

柯希慕抓了抓鸡窝头,正要处理钻戒,门铃再次响起,美眸闪过一抹惊慌,柯希慕大约猜到来的是什么人。

她轻笑一声“动作真快呢!”

2018-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