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希慕到了VIP休息室门外,把一个戒指盒交给服务员,让她送去给季海成,说是他们的婚戒掉了。

柯希慕不想这个时候暴露自己的身份,能不亲自出面就不亲自出面,以免掉了马甲。

她看着服务员敲门,他们说话的声音清晰可闻。

服务员道“季先生,你们的婚戒掉了给你们送来,贵重的东西可要好生保管,不要再弄丢了,祝您们新婚愉快,百年好合。”

戒指盒中只能传声,没有视频功能,看不见他们的神情,柯希慕坐在洗手间的马桶上,想象着他们此刻懵逼的神色。

“戒指怎么会在这,不应该在你前妻的骨灰盒中吗?”郭丽莎震惊。

季海成也是一脸懵逼“没,我放在保险箱的,密码只有我和她两个人知道,这戒指......”

诡异的沉默后,郭丽莎倒吸一口凉气“会不会是那个女人,她知道我们结婚,她心生不满,所以要来,要来报复我们,怨恨我们当初......”

郭丽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季海成捂着嘴巴,生怕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事情。

而柯希慕藏在戒指盒中的隐形录音器也被发现了,柯希慕气的跺脚,眼看着就要拿到他们谋害自己的口证,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柯希慕捧了一盆水洗脸,让自己清静清静一下,她所有的付出,在紧要关头,停滞不前,对柯希慕来说,是不少的打击。

她在洗手间不知道逗留多久,保存了录音,希望以后用得上,至于隐形录音器被发现也没关系,反正也查不到她身上,只要切断联系,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柯希慕刚走出洗手间不远,就被一个喝醉了一般的男人撞得贴在墙上,疼的她闷哼一声,柯希慕正要发作,看着贴在墙上的男人皱了皱眉。

霍驰州满面通红,额上冒着热汗,神色痛苦的贴着墙壁,眼神迷离的盯着她,似乎有些神志不清。

柯希慕瞧着他这个狼狈的模样,皱了皱眉,出声道“霍先生,你没事吧,需要打救护车电话吗?”

看样子,是那两个女人的药物起了作用,瞧着应该是助兴用的药物,可怜的霍驰州,陵市的风云人物,竟然也有中招的时候。

嘴上说着打120,实际上她已经点开照相功能,无声的拍了几张照片,又点了录像,决定拍下他的窘态,哪天走投无路,可以作为要挟,让他为自己效力。

柯希慕知道自己不是好人,这样卑鄙的事情也是做得出来的,为了报仇,她可以不择手段,只要能让季海成和郭丽莎尝到恶果。

视频拍了不到十秒钟,霍驰州有了反应,一双毫无焦距的眼睛落在他身上,隐忍的模样,以及额上暴起的青筋和流淌不断的汗水,俊脸潮红一片,眼睛亮得吓人,热切的目光能把人生吞,看得出来他多难受。

对上她的视线,霍驰州呆滞的眼神亮了亮,不等柯希慕反应过来,人已经朝着柯希慕恶狼捕食一般扑了过去,灼热的吻落在她脸上,脖子上。

像只大狼狗缠人,被他强烈的男人气息笼罩,柯希慕几乎招架不住他的耍流氓行径,药效似乎太霸道,能让冷若冰霜,生人勿近的霍驰州变成泰迪,只想正面刚。。

她知道,霍驰州已经失去理智,被药物控制。

这个时候,她到底要不要趁人之危?

2018-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