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鼎毫不客气翻了一个大白眼儿,然后我就在他的大白眼儿里记起,今天早上出门时老妈是说过,领完证中午两家人一起吃顿饭,互相认识并商量办婚礼事宜。

呀,等会儿要两家人坐一起吃饭?

也就意味着,我中午要以韩鼎媳妇儿的身份,去见他的爸妈我的公公婆婆了?

OMG,见公公和婆婆,好怕怕啊!我忍不住手心发软,脊背发冷,灵魂瑟瑟发抖起来。

韩鼎奇怪的看我几眼,或许是发现了我脸色不对,大发善心问我:“你怎么了?脸色煞白,头冒冷汗……”

顿了顿他猜测:“难道是……痛经?”

什么鬼!

我给他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你想什么啊!猥琐男!”

韩鼎颇感委屈:“猥琐?我哪儿猥琐了!梁小娥,我是关心你好吧!”

我真想掐死他,他是不是对关心两字有什么误解?

“有你这么关心人的?”

韩鼎还强词夺理:“韩剧不都这么演吗?女主痛经时跟你刚刚那表情一模一样,然后男主就来一句多喝热水,躺一躺,敷热水袋……三言两语就俘获一大把老婆粉。”

我听不下去了,简直辣耳朵,冲他没好气吼:“哪门子韩剧是这样演的!你怕是看了盗版的吧?你说谁演的?剧名叫什么?”

韩鼎被我问得一时语塞,开启了老年人健忘症似的标准模式:“就是那个那个叫什么,什么的跟那什么什么演的,就是天天上热搜的整容脸……剧名就叫那个什么……我一时想不起来了……”

什么什么……哪个哪个……我听了直想给他一大白眼儿!

见他还在认认真真回忆,絮絮叨叨不停,我害怕被他这老年人传染了健忘症,只好叫停。

“行了行了,还是说正事吧,合约,婚前合约!别扯远了!!”

韩鼎被我一提醒,恍然大“哦”了一声:“对,扯远了!我们的合约,我拟了一份初稿,这里,你看有没有修改的,当然,你也可以补充。”

哟,还有初稿,看来准备挺充分啊!

我挑着眉接过他递来的打印纸,认真看了上面的内容。

题目是方方正正的小标宋二号字体:关于韩鼎、梁小娥夫妇的婚前协议书。

我忍不住打趣:“哎哟,不错噢,格式规范,挺唬人的。”

韩鼎瞪我一眼:“认真点儿,关乎我俩的婚姻生活,上面有咱俩的权力和义务,你好好看看。”

“哦,说得这么严重,我必须认真看啰。”我一抖手里的“合约”,有模有样的看了起来。

甲方:韩鼎;乙方:梁小娥

兹因双方情投意合,订于2018年1月1日缔结良缘,并本于互信、互敬、互爱、互谅及共创和谐家庭、美满婚姻之共识下,互为下列约定:

一、双方共同居住。

我忍不住吐槽,这不废话吗?结婚了不共同居住还分开居住?继续往下看。

二、双方可以不用同床共枕。

这条什么意思?我有点儿理解无能了。

“韩鼎,这第二条,你想表达什么?”我将那一行字指给他看。

韩鼎凑过来看后,解释说:“意思就是咱俩结婚后,你非要跟我睡一起,我也不拒绝。”

“有病吧!”我一把推开他的脑袋,没好气说,“谁非要跟你睡了?注意,咱们结婚是假的,假的!注意重点,假!”

韩鼎轻飘飘看我一眼:“用得着强调那么多遍吗,还那么大声,当我耳朵聋啊?”

不,我当你脑残!

继续看完余下十八条互相约束、互相制约的婚前协议,我没什么意见,公平公正,但是不能公开。

我提起笔问他:“字签哪儿?”

韩鼎还颇感意外:“你就不修改一下?”

“没什么好修改的,挺好,签哪儿啊?”

韩鼎倾过身指一处空白说:“这里,协议人签名。”

我签好字,还没抬头,就有一印泥盒送到我眼前。

“干嘛呢?”我抬头问。

“按手印!”

“还要按手印?有必要搞得这么正式吗?”我翻了翻白眼儿。

韩鼎点头:“当然有必要,婚姻大事非同儿戏,我娶老婆可是奔着一辈子来的,得防着你半路毁约,不然你跟人跑了,我找哪儿讨公道去啊?”

我没好气:“彼此彼此!”

“那就按手印,签字画押,你这一辈子就是我的了。”他笑嘻嘻的对我说。

我嘟着嘴不乐意地将手印咔盖上我的大名,对他不满的嘟囔:“多此一举!”

韩鼎盯着我签字画押完毕,眉开眼笑的将婚前协议拿过去,唰唰唰签好字按好了手印,心满意足欣赏。

我对他做了个鬼脸,切!龟毛!

韩鼎欣赏完毕,将一式两份的协议递我一份,自己收好一份,然后像个老头子那样感慨道:“这就木已成舟了啊!媳妇儿,走,跟相公去共赴盛宴!”

我对他翻了好大一个白眼儿,盛宴你个头!自己都说了鸿门宴好吧!

不好,我发现我现在翻白眼儿撅嘴的频率高了好多,这不是好现象,毕竟我对外的人设是淑女,温文尔雅的淑女好吧!

2018-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