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兴奋着,心里已经在想着,怎么动笔写有关我自己病例的学术报告了,这种多样化失忆能感同身受的参与研究,才更加的有意义。

妈呀,我已经预见未来我会因此而成为国内最年轻的女教授,用那种站在人生巅峰的视觉,高高在上,俯瞰众生,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会不会高处不胜寒啊?

我越想越带感,就差点儿一个没忍住,“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这种奇异的爽感,一直保持到我跟韩鼎拍照,签字申请,领完结婚证书。

工作人员是一个很可爱的年轻女孩,她笑得像个可爱的红苹果,郑重将红彤彤的结婚证书递给我,并且例外的给了我一个美美的祝福。

她甜甜的笑着对我说:“我上班这几年见证过几千对情侣成为夫妻,你们俩个是我见过笑得最幸福的一对,还有,刚刚你们爱情故事我也听到了,好感动,是我见过最令人感动的夫妻,还好有情人终成眷属了,我在这里祝你们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呵呵呵……”我傻笑着点了点头,接过小姑娘手里的红本本。

就在那一瞬间,我虎躯一震,有种三花聚顶的错觉。

结婚了,真结婚了,这不是闹着玩儿的,这一刻,我跟眼前这个我依然陌生的韩鼎,就算是正式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这婚姻,可是经过正经单位注册登记,批准同意后,受权威认可,有法律效力的婚姻。

我脸上的笑容瞬间收回去,手里的红本本似乎变成了烫手的山芋,有了它,我的家庭成员再增一人,从此以后,我的个人简历婚姻情况那一栏,需要填写“已婚”。

已婚!我一下子幡然悔悟,木楞楞的看韩鼎:“我为什么要跟你结婚?”

刚刚递给我红本本的小姑娘,听我这么说话,脸上笑容一僵,眼珠转到韩鼎脸上,有些小心的提醒他:“先生,你太太是不是……又开始失忆了?”

韩鼎脸色变了变,一手抓着刚到手还热乎着的结婚证,一手抓着我,将我拖起来。

抱歉的对那工作人员笑了笑:“我猜是的,我带她出去跟她解释,不影响你们这里工作了,不好意思啊。”

小姑娘善意的笑笑:“没关系,希望你们能长长久久,对了,先生,你太太这每天失忆一次的毛病,光靠你自己天天解释,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儿,我建议你可以把这些话录下来,每天播放给她听,如果再加上你们的生活点滴,甜蜜的记忆,将视频整理好,会更容易帮助她回忆起来,记住你们过去的生活和爱情的。”

韩鼎恍然大悟一般:“这办法好,我回去一定试试,谢谢你美女。”

小姑娘被大帅哥叫了美女,有些腼腆笑笑:“不客气。”

然后我就被韩鼎拉出了结婚登记大厅,到外面来后,他立马就换上了另一幅面孔,与刚才在里面深情款款痴情人设,判若两人。

他现在就跟一痞子似的,我一晃神,看着他有些茫然。

韩鼎扯了扯嘴角呵呵笑几声,丢下我的手,翻开他手里的结婚证,赏析了刚到手的红本本里面的内容,然后打趣的看着咱俩合照。

他笑出了声:“梁大夫,你也挺能演的啊,这幸福甜蜜的笑容,换谁看都觉得咱俩没有爱到骨髓,起码也已经爱到了肌肉。谁要敢怀疑咱俩的婚姻有假,我直接将这张照片拍他脸上,绝对能让他哑口无言。”

他叨逼叨逼这么多,我只记住了一个字:演!

演?特么的,他刚刚是在演!

我可是真真切切的在欢天喜地好么!我都已经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开始在规划我未来的职业走向了,到头来他居然告诉我一切是在演戏!

不能忍了!我狠狠咬着牙,将手里我这本结婚证揉进拳头里,这一刻非常想抬手一个右钩拳招呼到他下巴上去。

我的愤怒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看了我一眼,有些惊讶,温柔耐心的对我说:“梁大夫,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有意见你直说就是,不要生闷气知道吗?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生气呢,咱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以后生活在一起的日子还长,所以更需要沟通……”

沟通,我沟通你妹啊!

我举着手里的结婚证,对他怒目:“韩鼎,我现在后悔了,不想跟你结婚了,趁现在我们都在门口,走,进去把婚离了!”

韩鼎一脸懵逼。

2017-03-12